网站首页 > 文明教育 > 教师之窗 >

独臂教师讲台上的33年

2013-08-01 14:15  光明日报

“独臂教师”周斌:每天徒步2小时 默默耕耘33年

2013年6月21日,在河北省邯郸市涉县西泉村的一所“特殊”学校里,全体师生共七人举行升旗仪式。这里只有一间教室,唯一的老师、47岁的郝海田教6个孩子的语文、数学、美术、体育、音乐等全部课程。该校前身西泉小学原本有几百名学生,2006年“撤校并点”后改为教学点,派驻教师轮流驻教,让二年级以下的孩子留在这里接受教育。郝老师家住十里地外的郝家村,山路崎岖,他就住学校,每周回一次家。据了解,在邯郸市,还有上百个类似西泉村的“特殊”学校,许多教师为了自己的职业理想默默地坚守岗位。郝群英摄

“独臂教师”周斌:每天徒步2小时 默默耕耘33年

2012年9月7日,在江苏省盱眙县明祖陵小学,“独臂教师”周斌在课堂上辅导学生。

2012年9月8日是“独臂教师”周斌退休日。今年61岁的周斌,少年时患病丧失右手。27岁任教后一直扎根在偏远地区的农村小学,每天徒步2小时在平凡的教育岗位上默默耕耘。33年来,周斌教育了当地100余个家庭的两代人。他说,“这是我心中最神圣的职业。为了农村的教育事业,我无怨无悔”。

肚子饿得早已咕咕叫了,讲台上的章老师丝毫没有要下课的意思。她仿佛不知道做饭的校工已到教室窗外张望过两回了,仿佛不知道其他班级的小伙伴们早已吃过晌午饭钻进了绿树掩映的小河……

已是午后时辰,六月的太阳却热得正凶,阳光从教室西窗照射进来,映着章老师额头、脸颊上密密的汗珠、映着泥巴垒成的讲台、映着纷扬的粉笔灰。

这是70年代我上小学时的一幕。上午放学时交的算术作业,题型是“元、角、分”换算。不知道是乡村的孩子太顽野,还是那个贫瘠的年代对钱太陌生,全班同学的作业全都是红笔打的重重的“×”。于是,就有了下午放学的“补课”,有了不曾见过发急的章老师一遍又一遍的讲解和通红的布满汗珠的脸,有了长夏后晌伴着知了嘶鸣的“咕咕”叫的肚子饿。

终于,在几轮满意的答问后,章老师的脸上露出了往日熟悉的笑容。一群刚刚跨进学校门槛的村童雀跃着抢出教室时,章老师一手握着黑板擦一手握着粉笔站在讲台边不住地叮咛道:“不要急!小心摔倒了!”

这是我的第一位启蒙老师——章芳兰。童稚的心体会不到她对学生的爱和对职业的敬,但却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永远沐浴在师道之兰香里。

张学恭老师是我初中的语文老师。印象中,从没有见过他训斥人或与人争执。课余,总见他静静地坐在自己宿舍门前的旧藤椅上,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点燃的烟卷,隔一会儿吸一口,间或端起藤椅旁方凳上搁着的茶杯抿一口,像在想着什么。方凳前面,是微风里轻轻摇曳的指甲花。

张老师代了三个班的课程。可能由于我语文学得比较好的原因,一次,张老师叫我和另一位同学到他办公室去,按他给的标准答案评判单元测试卷。少年的心既诚惶诚恐又兴奋不已,那红色的蘸水笔在我们眼里是那般神圣、凝重,突然间握在了自己手中,那种特别的感觉真是终身难忘!这样的经历后来又有几次。每次判完后,张老师总要翻拣几份仔细察看,见没有什么问题便会和蔼地说:“嗯!不错,不错!你们去吧。”再后来,慢慢发展到不太重要的测验、考试都是全班同学或小组或同桌相互判,然后张老师才统一在黑板上讲析。因此,全班同学自觉学习的劲头忽然间高涨了许多。

后来,我上了大学,才知道这种教法已远远超出了培养学生学识的意义。后来,我也知道了张老师是解放前的师范毕业生,在我们陕南那所乡村学校里,算得上是“凤毛麟角”。也许是岁月耽误了他许多,也许是他对岁月有许多困惑,才使得他那样沉静、恬淡、和善吧?沉静、恬淡、和善之外,又透出一种沧桑,一种执着……

“由于风沙的吹打,白杨树的枝条都一律向上拢起……”每每念到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中的这段话,与其说是念,不如说是在颂。他的眼睛根本不看书,头微侧扬着,原本就小的眼睛迷成了一条缝,仿佛沉浸、陶醉于黄土高原的画卷中,削瘦的身体如经了溯风洗礼的白杨树干——这就是我高中时的语文老师郑海棠。由于刚从代教的民办老师转成国家正式编制,他从百里外的家乡被调到我的家乡任教。人到中年还不依不饶地啃着现代汉语的“高函课程”。是不是为了补回老三届被贻误的光阴我不知道,但我确切地感觉到了为给学生一滴水,他在努力地储着自己的一桶水,感觉到了他对每篇课文都熟到了能背诵的地步,感觉到了课本上不曾有的因他带来的新东西。早读期间,他总是经常侵占英语老师的时间,在教室里转着圈子,要我们和他一起高声朗读规定要熟读或背诵的课文。

郑老师的家在农村,远离家乡自然不能给家中多少照顾。周末放学回家,他却不会骑自行车。而我的家乡虽然上世纪80年代初已通公共汽车,却每天只有清晨和下午两趟,周末下午放学后往往已赶不上。要回家的郑老师只好搭同行老师的自行车到县城,然后再坐几十里的汽车,然后再步行回家,其时早已过“掌灯时分”了。一年后,不会骑车的郑老师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在学校年轻老师的帮助下开始学骑。不知道摔了多少跤,终于见他在其他老师的护送下能上路骑行了。每次周末放学,看到路上歪歪扭扭骑车回家的郑老师,都忍不住替他担心。我高中毕业时,郑老师仍在那里教书,在学校和家庭之间“周而复始”地奔走着。

三位我童年、少年时期的师者,时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中。岁月的尘封丝毫不能掩去他们的光亮,相反,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慈爱与敬业、旷达淡泊又自强不息的品质,历久弥新,让我在今天这个浮躁又喧嚣的世界上,冷静、自省、效范。

师者之道,莫过于此吧。平凡的生活中演绎着朴素的节操,演绎着希望、高尚、神圣……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edu.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西安毕业生集中报到期结束后8月26日起仍可办理

2013-08-01 09:05阅读

女孩放弃高薪做资教路上收获爱情

2013-07-30 15:26阅读

专科一志愿可报6学校 专业为首要考虑因素

2013-07-29 10:57阅读

市教育局: 中招录取“三个不得”

2013-07-26 08:33阅读

凤县老体协换届会议成功召开

2013-07-23 15:18阅读

留守儿童及务工人员子女“共筑中国梦,感受新西安”夏令营开营

2013-07-18 15:02阅读

西安市已建成各类道德讲堂1000余个

2013-07-15 16:41阅读